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苏星晖又问道:“小雅,田晓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纠缠你的?”

    陆小雅道:“就一个星期之前吧,他平时住外面,不住田省长家,那天他回了省委大院,看到我了,就开始纠缠我了,我都被他烦死了。我本来说来猛虎岭采访,可以躲开几天,谁知道他又跟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星晖道:“行了,咱们别理他,他自己没趣了,应该就会走的。”

    陆小雅点头道:“希望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陆小雅虽然这么说,可是脸上却是深有忧色,这样的事情给她的困扰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其实,以前追求过她的人不少,不过那绝大多数都是江城大学的学生,毕竟是知书达礼的人,再怎么没皮没脸也有个限度,被她拒绝个一两次也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可是田晓涛的没皮没脸超越了陆小雅的想象,他在省委大院一见陆小雅,便惊为天人,第二天就开着奔驰,捧着鲜花去了《湖东日报》社,说是向陆小雅求爱。

    陆小雅当时就严词拒绝了他,可是他一点儿都不在乎,第二天照样笑嘻嘻的去找陆小雅了,一连纠缠了她几天,现在陆小雅都来了猛虎岭了,他又跟过来了,这让陆小雅又气又怕。

    她生气的当然是田晓涛的纠缠不休,她怕的是苏星晖会产生什么误会。

    且不说陆小雅的烦恼,苏星晖也在思考着这件事情该如何解决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还真的是有些棘手,田晓涛跟陆小雅一起过来并没有违法,不可能让警察把他赶走,田晓涛的身份也是一个很大的麻烦,他毕竟是省长公子啊。

    当然,苏星晖也不会怕了田晓涛,省长公子又怎么样?省长公子也不能胡来,要知道陆小雅也是一位省委常委的女儿呢,这注定了田晓涛也不可能去用一些太过于下作的手段。

    只要他按规则来,苏星晖还真不怕他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星晖也就释然了,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,这种花花公子没什么长劲,只要陆小雅对他始终不假辞色,想必时间一长他也就会知难而退了。

    田晓涛既然是省长公子,那么他应该也不会胡乱替他父亲树敌吧。

    苏星晖问道:“小雅,你这次能在猛虎岭呆多久?”

    陆小雅道:“我来之前跟社里打了招呼,说要在猛虎岭深入基层采访一段时间,说不定要采访十天半个月,我们主任答应了,说我采访多久都行。”

    苏星晖笑了一笑:“这样就好,未必那个田晓涛也在这里呆十天半个月?”

    陆小雅突然问苏星晖道:“星晖,我在这里呆这么久,你高不高兴?”

    苏星晖点头道:“我当然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陆小雅脸色一红,突然,她起身道:“咱们去看看薛琴吧。”

    刚才薛琴不声不响的走了,苏星晖心里也有些牵挂,于是他也起身道:“行,咱们去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两人出了房间,下了楼,只见那辆奔驰还停在那里,两人也不理他,便往乡政府外面走去,没想到奔驰发动了,也跟在了他们身后。

    两人走在人行道上,十指紧扣,一副亲密的男女朋友的样子,陆小雅的皮肤滑腻如脂,手掌柔若无骨,握在苏星晖的手中不知道多舒服,让苏星晖都禁不住心中一荡。

    两人走了一百多米,那辆奔驰还是不紧不慢的跟在身后,陆小雅有些忍不住,想要转头去斥责田晓涛,苏星晖感觉到陆小雅的动作,他用力一拉,制止了陆小雅的举动。

    苏星晖用力有些大,陆小雅不由自主的被他拉得紧挨着他的身体,从后面看去,就像是陆小雅的身子靠在了苏星晖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苏星晖小声说:“别理会他。”

    良久苏星晖都没听到陆小雅的声音,他不由得奇怪的转头看向陆小雅,只见陆小雅螓首微低,从耳朵到脖子都红了,她的秀发就在自己的鼻尖下面,她的发香萦绕在自己的鼻端,简直让人沉醉。

    苏星晖这才感觉到,两人这样的姿势看上去有些暧昧了,不过此时他势必也不能把陆小雅推开,因此,也只能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向前走去了。

    沿途不断有人叫着“苏乡长”,苏星晖一一点头答应,还有人问“这是你的对象啊”,苏星晖也只能点头微笑,这短短的一段路,让他走得汗出如浆。

    两人终于走到了税务所门口,这才松开了手,进了税务所。

    汪裕泽看到两人,连忙点头道:“苏乡长,陆记者,你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星晖问道:“汪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