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今天别练了!”

    丛刚突兀的开口说道。随之站起来,半侧过身去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你有这好心?”

    封行朗微微纳闷儿:因为这几天丛刚都在变着法儿的预谋着折腾他,怎么就突然说不用练就不用练了?该不会又在酝酿什么新的花招吧!

    丛刚没说话,神情凝重得有些骇人。

    “丛刚,你怎么了?这脸难看得像死了爹妈似的!”

    封行朗觉得此刻的丛刚似乎有些不太对劲。刚刚还半哄半骗的在辅导他练肌,现在突然就冷凝起了一张脸,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差点儿忘了,你爹妈早死了!”封行朗冷幽默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这腿……比想像中的还要糟糕!估计你不出五十,就会跛!”丛刚冷生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会跛?呵呵,你上午不是还说我要直接坐轮椅的嘛!”

    封行朗不以为然的哼哼一笑,“怎么,现在改跛脚了?不用坐轮椅了?丛刚,我是没想到,你竟然还有当江湖郎中的潜质呢!瞧你这忽悠劲儿!”

    封行朗当然是不信的。因为他的腿现在是能走也能跑!

    “小虫我带走!”

    丛刚淡声一句话,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健身房。

    想到什么,封行朗立刻追了过来,“丛刚,你它妈的从大门走,别它妈装神弄鬼的爬窗户!你摔死了不要紧,可别伤了我儿子!”

    对于封行朗这番冷幽默的话,丛刚似乎充耳不闻。又或者,他此时此刻的心情已经沉重到让他不想多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丛刚什么话也没说,抱起还在酣睡中的小虫头也不回的朝办公室的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这狗东西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呢?自己又哪儿得罪他了?

    遮去半张脸的超大墨镜,以及连帽的卫衣;看起了有种从头冷酷到脚的感觉!

    看着巴颂毕恭毕敬的立在一旁目送着,其它的安保更靠边站,他们向来都以巴颂和邢十四马首是瞻。

    “哇啊,那个男人好酷!”

    等丛刚离开视线之后,秘书办才传出议论纷纷的惊艳声。

    “是封大总裁新请的近身保镖吗?我看那个巴颂都毕恭毕敬的!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那个男人就像电影里的007特工!詹姆斯·邦德!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像是个军哥哥耶!那样的男人……最有安全感了!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问问那个巴颂不就知道了!看着他们好像认识呢!”

    而巴颂的回答却是:“知道得越多,就会死得越快!”到是给丛刚更添一层神秘及恐怖的色彩!

    刚冲好凉准备枕着小儿子留下的气息小憩一会儿的封行朗,又被几声急促的手机给闹到了。

    打来电话的是邢十四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封行朗乏力得直想睡上一觉。

    “封总,十五刚刚逃出家,现在已经被我找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诺诺逃出家了?他为什么要逃出家?是你表姐凶他了,还是打他了?”封行朗怒声追问。

    “十五说……说是你不讲信用!”邢十四有些支支吾吾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讲信用了?”封行朗是又困乏又头大。

    “十五说你昨天晚上答应他:今天会带他和小虫一起去大毛虫那里的……他说你说话不算话!然后他就自己跑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自己还真把这茬儿给忘了!封行朗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,“诺诺现在在哪儿?你让他接电话!”

    “我在启北山城的盘山路上找到十五了!”邢十四如实汇报,“但他说什么也不肯跟我回去……也不想接你的电话!”

    “他想造反呢?让他接电话!”封行朗提高声音轻吼。

    “十五乖……接下你亲爹的电话吧。”邢十四把手机送至正犯犟的林诺耳边。

    “我不接!不接!他当没有我这个大亲儿子,我也当没他这个亲爹!”小家伙在电话里嗷嗷直叫。

    封行朗不仅身体累,这头也跟着快闹炸了。自己宠出的小犟种,含着泪也得继续宠下去。

    “诺诺,是亲爹不对!亲爹一时忙忘了……对不起啊大亲儿子!”

    总的来说,封行朗还算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父亲。是他自己的错,他还是能自降亲爹的身份和脸面,跟自己的孩子道歉的。

    “可你却记得每天把虫虫弟弟送去大毛虫那里!”

    小家伙气呼呼的声调里带上了那么点儿泣意,“我不是在和虫虫弟弟争宠!我就想你说话算话!”

    “抱歉抱歉……亲爹这就过去接你,然后送你去大毛虫那里!”

    大儿子都哭上了,封行朗也跟着心疼不已。在他心目中,三个孩子都是他的心头肉。哪个不高兴了,或是受到了伤害,他都会心疼不舍。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