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


    把玩着手机的封行朗,根本无心办公。

    丛刚那狗东西竟然弄出了个女儿?他怎么就弄出了个女儿呢?就他那作妖又作死的生活态度,这完全不科学啊!

    这个叫安安的小女孩子,该不会是丛刚领养的吧?!

    难道说这毛虫子已经爱心泛滥到可以替任何人养孩子的地步了?他这是要开幼稚园的节奏么?

    可小儿子又说,安安是大虫虫的心肝宝贝,跟他这个亲爹和晚晚一样的关系!

    封行朗犹豫着要不要给丛刚打个电话去询问一下?可似乎面子又挂不住!

    上回在洗手间丛刚袖手旁观着封行朗被严邦‘欺凌’,封行朗还是耿耿于怀的!

    是因为见他没有生命危险,就可以袖手旁观?

    而是说他想看到自己被‘欺凌’的糗样儿?!

    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,封行朗都觉得身为近身保镖的丛刚是不可被原谅的!

    可不给丛刚打这个电话吧,封行朗又好奇之极。他到是挺想知道:那个叫安安的孩子,是怎么弄出来的!

    在一阵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,封行朗还是拨通了丛刚的电话。

    对于耗耐心这样的事,丛刚向来都是赢家。他有耗不完的耐心和意志力。直到封行朗主动来搭理他。这也是某人最咬牙切齿的地方!可又奈何不得!

    手机在作响了两三秒后便被接通了。这回到是没摆架子拒接。

    “我封行朗。”

    “嗯,听出来了。”丛刚的应话轻浅而随意。

    “听虫虫说,你搞出了个女儿?”封行朗直奔主要话题。

    “嗯,是的。”丛刚浅应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搞出来的?”

    封行朗的问话中满染着疑惑和浓重的不解。

    或许在他看来,丛刚弄出了个女儿,着实是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儿。

    手机里默了一会儿后,丛刚才缓声作答:“你女儿是怎么搞出来的……我家安安也差不多就是那么搞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回答……很丛刚!

    “还真叫安安呢?”封行朗嗤声冷问:“真是你亲生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安安是我亲生的。”

    丛刚淡声作答。似乎他没预料到封行朗的反应竟然会如此之大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搞了个女人?别藏着掖着了,带出来给我们瞧个新鲜呗!”封行朗带着不屑的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的。叫Lia。”丛刚依旧淡声。

    “Lia?那个女人不是已经死了么?”封行朗坐直了上身。

    “嗯,死了!”丛刚又是一声风轻云淡的浅答。

    “是她死之前生下的?那……岂不是跟虫虫差不多大?”封行朗估算出了一个大概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安安是冷冻卵婴儿,才十六个月大!”丛刚平声静气。

    “冷冻的?”

    封行朗似乎释怀了许多,幽声哼叹:“原来是个没妈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丛刚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明天早上去一趟你那儿……你准时接驾!”

    即便是自己主动给丛刚打来的电话,但主仆尊卑是不能乱的。必须保持着他一个主子该有的高姿态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却没想丛刚也很配合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