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封行朗,你别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白默已经濒临翻脸的边缘了。

    在两个女儿的问题上他向来较真儿,从来都不肯退让半步的。

    “老子就欺你怎么了?你它妈的还想造反呢!”封行朗上前来,对着白默的肩膀就是一拳。

    打人不打脸,封行朗当着白默的妻女面儿,还算是给他留下了颜面。

    估计是久不锻炼的缘故,打出这一重拳的封行朗,气息也跟着急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你家老爷子低声下气的求我罩着你,我它妈还懒得管你家的破事儿呢!”

    挨了封行朗一重拳的白默,整个人矮下去了半截。

    “封行朗,你干什么啊?你干嘛打他呢?”

    心疼挨打的白默,袁朵朵冲上前来想扶住身型有些不稳的白默。

    “没你的事儿!给我站一边去!”封行朗厉斥一声。

    可袁朵朵并不想听从的站到一边;封行朗朝邢十四一个锐利的瞪眼提示,他便立刻上前来将袁朵朵拖拽到了一旁站着。

    “行朗,你干嘛啊?有话好好说嘛!”

    见丈夫真的发怒了,雪落也只是娇声埋怨,并没有上前来阻止。

    “白默,先不说你对袁朵朵和两个孩子做了哪些道德败坏的事儿……咱们就说说你对你嫂子这般蛮横无理的行为!”

    封行朗提上一口气,将打蔫儿了的白默从地面上拽起。

    “你嫂子才刚出月子,身体还虚弱着,你们却三天两头来搅得她不得安养……你嫂子欠你们的呢?”

    嗤声换气,“还有那个简梅,她算什么个东西?竟然敢讥讽你嫂子,说你嫂子不守妇道、道德败坏?我封行朗的女人,什么时候轮到她一个下贱胚子说三道四了?!”

    封行朗这一吼,到是把雪落听得泪眼汪汪的。她知道男人心疼自己,爱惜自己。舍不得自己受半点儿委屈。

    白默没接话。不知道是不敢接话,还是在思考封行朗吼出的这番话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去跟一个女人计较,但我会把这账记在你白默的身上!刚刚那一拳,算是你招惹的女人中伤你嫂子的代价!”

    封行朗揪住白默的衣襟,将他重重的往大理石地面上甩去。

    “赶紧带着你老婆孩子从我这里滚出去!我们封家不是你白默能撒野的地方!你还没这个资格!顺便给老爷子带个话儿:你白默,我封行朗实在是罩不起了!”

    “行朗,干嘛发这么大的火啊?”

    雪落泪眼汪汪的上前来抱住了男人绷紧的腰身;能真切的感受到男人被愤怒所填满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豆豆……芽芽……我们快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袁朵朵也是识时务的。立刻上到楼梯上将两个木呆的女儿抱下楼来。

    虽然袁朵朵并不想跟白默回家,但袁朵朵知道:要是她强行带着两个女儿留在封家,白默说不定还得挨打。封行朗这臭脾气一上来,是真没人能拉得住!

    白默颤巍巍的从大理石地面爬起身来,想站稳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