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想必白老爷子出手,应该是件好东西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您太客气了……”一边说时,封行朗已经打开了锦盒。

    里面是一块雕刻着图腾的羊脂白玉。晶莹洁白,细腻滋润,近于无瑕。

    这块羊脂白玉有掌心大小,看起来有些年份了,堪称玉中极品,着实珍贵。

    在古代,羊脂白玉不但象征着‘仁、义、智、勇、洁’的君子品德,而且象征着‘美好、高贵、吉祥、温柔、安谧’的情感。

    “一点儿小意思,还希望晚晚能喜欢。”老爷子温和着一张慈祥的笑脸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先替我家晚晚谢过老爷子您了!等晚晚百日宴时,我一定登门恭请您老人家!”

    封行朗知道白家家底相当的殷实。老爷子说是白手起家,但传言他们白家在明末清初的时候,似乎捞了不少的皇宫老件儿。八成是发的国难财。

    “哈哈,行朗你客气了!看到你儿女双全,好生让我这个大半截身子已入土的老头子羡慕啊!”

    怎么听,这老爷子都像是话中有话啊!

    “我家默小子要是有您这么精明能干,我也就死而瞑目了!”老爷子伤感的用衣袖拭了拭眼角。

    老爷子这是卖惨么?

    “老爷子,您这么一说,白默想精明能干都不成呢!那小子那么孝顺您,自然舍不得让您瞑目了!我们都还等着给您过百岁大寿,也好沾沾您长寿的喜气呢!”

    封行朗轻幽默的接应着白老爷子的卖惨。

    “还过什么百岁大寿啊!白默那小兔崽子都快把我这把老骨头给死气了!他竟然……竟然跟简梅搞出了个孩子……你说他对得起朵朵吗?”

    这是在以退为进的反问他封行朗么?

    看着老爷子那气愤满满的样子,封行朗便预料到老爷子的下文肯定会更精彩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您消消气!先喝口茶水顺顺……”白管家一边伺候着老爷子喝茶,一边帮衬着卖惨起来:“行朗呢,我家老爷子因为少爷做的这件混账事儿,这几天可是寝食难安呢!听说我家少爷还去闹腾了你跟雪落,还

    要你们多多包涵啊!”“老白,你怎么也跟着客套起来了!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白默那小子亲如兄弟,即便他恶言中伤了我家雪落,我们也是以包容为主的嘛!你知道的,我家雪落向来温婉善良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人家的爱孙,自己是打也打了,骂也骂了,总得给老爷子一点儿面子!

    “是是是,雪落向来识大体、顾大局!贤惠持家!”白管家立刻跟声称赞。

    这主仆二人一唱一和的跟自己闲扯,封行朗也就不紧不慢的奉陪着。

    似乎谁都不想先提及简梅!“行朗啊,我老头子这次来……也想请你高抬贵手,饶恕简梅肚子里的孩子!这都五个月大了……已经成型了!我……我实在是不忍心呢!即便白默那小子有千错万错,可孩

    子总是无辜的!”

    终于,白老爷子最终还是说出了此行的目的。而且还如此的低声下气。

    这礼也送了,话也求了,看来老爷子为了白家的子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