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路的纹路都有些不一样了,向峰只来得及带着宮以沫就地滚了一圈,但是还是被湿漉漉的臭气打湿。

    向峰终于察觉到是哪里不对劲,他们踩的地方压根不是岛而是这魔物的身体上。靠,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体积如此之庞大?

    宮以沫慌张的问:“向峰怎么回事?这地怎么了?难不成咱们碰到地震了?”

    向峰苦笑着摇头,“咱们两个踩的压根就不是岛上,而是魔物的身体上,这魔物的身体是竟然长得和岩石那么像,恐怕应该是变异种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魔物的身体上?怎么会....”宮以沫和向峰还没来得及说完话就被一股巨大的吸力猛的吸进洞里。

    这洞里却是黏黏糊糊,奇臭无比,向峰现在也不再多说解释了,事实胜于雄辩。

    宮以沫闻着这个味道整个五官都要扭曲了,捏着鼻子嗡翁的说:“这个洞该不会是这魔物的嘴里?”

    “嗯,据我猜测,我觉得我们在他鼻孔里的可能性更大。”向峰看着宮以沫这个皱巴巴的小脸的样子,无奈的说。

    宮以沫差点忍不住想要呕出来,实在是太恶心了,鼻孔里?难怪这么臭黏黏糊糊的东西,该不会是鼻屎吧?

    向峰清晰的从宮以沫的表情中读出来她的嫌弃,他也有些受不住这里的味道,但也没有什么阻止的好办法。

    “等等,要不这样?”

    “哪样啊?”

    “我点住你的穴位,封住你的嗅觉,这样的话你就不会觉得臭了。”

    宮以沫眼中闪过惊喜,她怎么就没想到呢?不过浑身的穴位更多,她也不过知道几十个比较重要的穴位罢了。这个封住嗅觉的穴位在哪里啊?

    不过向峰既然提出来了,他应该就是有办法,宮以沫可怜巴巴的说:“那你快帮我封住吧,我真的有点事有些受不住了,实在是太难闻了。我现在甚至感觉连说话,那个味道都从嘴巴里渗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向峰轻笑一声,轻巧的将宮以沫的身体向右一拉,右手势如疾风的点在她后背的脊椎处。

    宮以沫感觉被向峰的地方一僵,然后,然后真的就闻不到那股臭味了!

    宮以沫惊喜的摸摸后背的脊椎,向峰还有多少惊喜是他不知道的呢?

    “太好了,真的闻不到那股臭味了,你给我说穴位在哪里?我出手给你点上?”

    向峰微皱着眉头,拒绝道:“不用了,这个味道我还可以忍受,而且我们俩人之间不可以都闻不到味道,有时候气味也是会给你传到给你信息的。”

    宮以沫有些讪讪的,她自己也仿佛依旧是显圣宫的圣女,还是那般娇气,挑剔,根本不是来拜师闯关的。

    向峰这样的才是真真正正修仙之人,宮以沫有些羞愧,若是自己连一些古怪的臭味都受不住的话,还有什么资格....、“向峰,要不,要不,你给我解开吧!只有你一个人能闻到臭味,我真的觉得不好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