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向峰被宮以沫的笑容闪到了,他没有想到宮以沫笑起来这样魅惑人心,晃人身魂。

    “好吃吧!我之前看你吃培元丹紧皱眉头难以下咽,所以猜想你不爱吃,所以特地在这次炼丹的时候,加入了一株七星草。”

    “七星草?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这种灵草是甜的呢?”

    向峰得意洋洋的摇摇头,“所以我就说嘛,女人嘛,头发长见识短!连七星草都没有听说过,不过也不能怪你,毕竟你又不是学炼丹的。”

    宮以沫被向峰这个得意的样子,气得牙痒痒,刚才还觉得他挺不错的,想来只是自己的错觉而已。

    向峰这个流氓,如此轻挑的人,能说出什么好话来!自己刚才竟然还满怀期待?

    不过这一切所有的不满,都在宮以沫慢慢消化了补魂丹之后消失了。宮以沫闪烁不定的看着向峰,这人虽然言语行为轻佻,但确实有真才实学。

    宮以沫故装作不在意的问:“天道盟的七长老,擅长炼丹,一鼎丹炉,生死皆在他的手间沉浮。你较他与之如何?”

    天道盟?七长老?那是个什么东东?小仙女儿该不会是在试探我吧?

    向峰故意装作高深莫测的说,“嗯,我比他差的远了。只不过偶然习得丹炉仙器,再加上一些机缘巧合罢了。”

    向峰说的越谦虚,宮以沫越以为他是在伪装自己,两人便阴差阳错的都想歪了。

    两人又在山洞呆了两天,等宮以沫的伤好了大半之后,这才起身,向峰紧跟在宮以沫的屁股后面。

    “无赖,你老跟着我干什么?”宮以沫口是心非的说。

    “哎哟,仙女儿,你这真的是过河拆桥。我这是又救了你,这两天又照顾你吃喝的,你就把我撇在那儿了?不寻思着怎么抱一下我对你这个救命之恩?”

    向峰不怀好意的瞅了瞅宮以沫挺傲的胸口,前凸后翘,怎一个尤物了得,“不如你以身相许吧!这样以后你出门在外,再也不怕受伤,我还可以兼职做你的保镖,保护你哦!”

    宮以沫也知道自己肯定说不过向峰,现在也懒得跟他进行口角之争了,直接顺手甩过自己头上的发簪,射向向峰。

    向峰灵巧的躲过,将宮以沫的发簪捏在手里,放在鼻下嗅了一口,一脸陶醉的说:“啊,真香啊,和你身上的体香是一个味道。你这就把定情信物送到我手上来了,看来你心里也是愿意的,那我得寻思寻思回你一个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,向峰你混蛋,谁跟你说这是定情信物的,你把发簪还给我,你个不要脸的!”

    宮以沫真的感觉自己这辈子所有的涵养全都消失殆尽了,他怎么会遇到向峰这样的人,动不动就能把她惹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发簪来追我呀?来追我呀!追到我,我就让你,嘿嘿嘿!!”向峰不要脸的说着荤话。

    “如果让我抓到你,我看不把你打的满地找牙啊!还嘿嘿嘿,嘿你妹啊!”

    向峰看着宮以沫一本正经的反驳道,这次真的忍不住弯腰大笑出来,意味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