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向峰欣慰的拍拍宫以沫的头发,“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,现在是好好该规划规划我们两个今后的未来了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的脸控制不住的发红,扯下向峰的手甩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做我们俩之后的未来啊?啊?你也不好好想想咱们该怎么办,反正我的计划是破灭了,咱们俩就在外面游荡吧!”

    宫以沫是没有一丝想要回去显圣宫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那既然如此,不如这样吧。咱们还是按原计划回去,不过略过中间那一步,我带你直接回凡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咱们就这么走了,可是你明明答应过我的。”宫以沫不可置信的看着向峰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她绝对不能就那么将这件事情一掀而过了,若不是因为宫阎她又怎么会偷偷的跑出来,东躲西zang的,想要拜入天道盟呢?

    “你冷静点,我的意思是我们要再做打算。既然我们已经失败,那就另寻另一条路我帮你杀了他,然后我们走。至于血洗显圣宫攻这个绝对不是你我之力可以完成的。”

    向峰还是决定拼上一己之力帮助宫以沫报仇,再带她离开,也算是给她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宫以沫怔怔地看着向峰,他又怎会不知向峰所说的呢?血洗显圣宫以他俩的实力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显圣宫现在已经在宫阎的带领下,一跃几乎成为仙界第二大门派,也就是说他和向峰压根无处可去。

    宫以沫咬咬牙同意,“好就杀了他,但是要把他所练的那些魔功的典籍全部毁坏了,我不能再任由它们继续害人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显圣宫的后续,我自然有办法。”向峰轻声凑到宫以沫耳边说,“到时候弄完,再弄那么大的动静,我就不信天道盟的人不会派人前来查验。等他发现了里面的那些罪恶,自然会帮我们清理掉的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也是眼睛一亮,确实既然有人能帮他们处理到后续,那他们两个只需要专心的对付宫阎一人就好。

    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两个该如何去接近宫阎,最好的办法还是以最贴近他的方式以圣女的身份回去。

    向峰也是这么想的,“其实最好的办法便是毒杀,让他慢慢的失去反抗能力,我们到时候再一招致命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向峰摇晃出来的那个小瓶子,有些好奇地问:“这里面装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咱们在第六关的时候,距离天道之巅还剩一点的时候抓到的那条蛇吗?”

    “记得呀!当时你还开玩笑说要把它吃掉,我记得尹飞星还很兴奋地围着你呢,我当时被吓了一跳。”宫以沫一想到尹飞星心情又是忍不住低落了一下。

    向峰赶紧转移宫以沫的注意力,“没错,就是那条蛇但是这个小蛇却颇有出处。若是我猜的没错的话,这条小蛇应该就是当时兽和长老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你岂不是拿了兽和长老的东西?”宫以沫惊呼一声,看着向峰。

    “诶,小点儿声,你这么惊讶干什么呀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